董c.

谢谢你们看的文章我(爆哭),关注我的小天使我给你们五百二十个亲亲

刺激

——

#Hannigram

#视觉和听觉系asmr 

——

  Will又一次在噩梦中惊醒,夜晚的凉风拨弄着他的发丝,让冷汗顺着他的夹背流下。

  男人环视四周没有发现异样之后,再一次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大口的喘着粗气,缓慢的放松了自己绷紧的神经。

    常年从事的工作让他痛苦不堪,放松也好,解放也罢,这些回忆已经定格了在自己的脑中,不会消散,也不会离去。

  溪水穿透他的身体流去,鹿角再一次从他的身体突出。

  男人翻身下了床,他的狗围在了窗边小声的低吼。外面的灯光也确实刺激了他的神经。

  他不满的皱起眉毛,下意识走到衣服前翻寻他的手枪。但手中物品落空的事实让他呆滞了一会,几个小时前他的持枪证才被吊销,现在可以防身的东西几乎寥寥无几。

  Will警觉的打开了大门,灯光的强烈度几乎刺伤了他的眼睛,他把眼睛眯了起来,尽量减少了光线的接触面积。

  “Will。”

  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,他快速的走到车的旁边,毫不意外的看见挂着一脸笑容的Hannibal。

  “我想这次我没有梦游。”“可是,你的潜意识总是在呼唤我的到来。”Hannibal握住了他的手,随后又揉了揉自己的下巴。

  “我给你发个助眠视频。”“什么?”Will皱起眉头看着他,迷茫的揉着自己的眼睛。

  “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。”男人拍了拍Will的肩膀,碰了碰他的脸颊。他厌恶的躲开了Hannibal的触碰,抖擞了下身体。

  “知道了。但别在我沉睡的时候打扰我。”“你想想,如果我不及时赶到,你会不会溺死在自己的梦里?”

  他的问题迫使Will陷入了沉思,但自己昏睡的欲望渐渐升起,Will没有再思考,他又一次直直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 Hannibal防不及防的猛的捧住了他的脑袋让他缓慢躺下,无奈之下他将男孩抱到了沙发上,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。

  Will这次什么都没有看到,只是睡在了一片草地上,身边躺着一个男人,平静又安详。

  之后的假期也让Will的情绪稳定了许多,Jack也有意想让他出警,他答应了Jack,但一切事情终止在了Hannibal给他发的视频上。

  在这个视频里,他没有看见男人的身影。

  画面比较暗淡,应该是在傍晚拍摄的。脚踏落叶伴随着溪水流淌的声音传入了Will的耳里,男人的声音逐渐响起,低沉又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 镜头一转,一头鹿正向他走来,它原本低头啃食着一片树叶,显然它发现了男人的存在。

  Will的瞳孔猛缩,他的手颤抖着,却突然听到了男人的笑声。

  仿佛就在他身边一样,他呼吸的热气围绕在他耳旁。

  男孩瞬间开始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他只感觉那头鹿从画面里走出来开始顶撞他,而有一双手渐渐抚摸上了他的脸颊,直到捂住了他的双眼。

  “Don't afraid me.”男人靠近他吸取着他的味道,同时也不忘闭上自己的眼睛。

  “I'm your best friend.”

  血腥的味道突然闯进Will的闻觉里,涵盖着绝望和死亡。


——

这是送给谁的我忘啦

感谢观看

给心心关注推荐转发的都是小天使mua

再次宣群欢迎加入871427246!

超多小画手和文手还有各种各样的太太在!

我在地狱,永不腐朽(2)

——

【Bernstein2】

【Lu x Jo】

【ABO】

【暴怒】

——

  John无力的抬起手,迷茫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 他抬头看到是自己熟悉的家具之后,叹了口气。

  感谢上帝,幸好Lucifer没有把他带到地狱。

  多亏了之前存放在Lucifer身边的抑制剂,不然失去理智的他就要选择被轮操或者跟这老头子做爱。

  不过这老头子,也是奇了怪了。

  他起身环视了自己所处的地方一圈,毫不意外的看见坐在沙发上满脸笑容的Lucifer。

  John揉了揉自己的脑袋,拖着被子就往他的方向走去,他不甘的瞥了一眼,单脚一跨,直接坐在了Lucifer的腿上。

  他纯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John的嘴唇,也许那里会带给他与众不同的享受——但他的Johnny Boy并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 “You "Save" me again.”他讽刺的说着,同时用手臂圈住了Lucifer的脖子。

  “Well..Ok,what do you want?”他把头耷拉在Lucifer的肩膀上,用尽可能小声的声调问他。

  Lucifer仅仅只是笑着看着他,用手环上他的腰,把他搂的靠自己更近一些。

  “I want to mark you。”他戏剧性的舔了舔John的耳朵,手兴奋的拍了拍抚椅。

  “You know you can't do that.”他镇定的回答Lucifer,但脸色就像当年看见他的时候一样开始发白。

  他仿佛看穿了John的心思,用手按压他的背部硬是让他更加靠近自己,感受到自己的吐息。

  “Dear Dear——”他的笑让John再一次起了鸡皮疙瘩,脸上渐裂苍白的皮肤和越发灿烂的笑容宣誓了他自己的主权。

  属于Lucifer的主权。

  “You have a son,a wife.”“Nonono——I had a wife.”他用手抚上John的嘴巴,止住了他即将吐出的话语。

  “Any way.”John耸了耸肩膀,坚惨的态度让Lucifer皱起了眉头。

   John透过Lucifer背后的镜子看到了自己惨白的脸庞,整个人骑在了Lucifer的身上,手紧紧的拥着他的脖子。

  就像一个接近支离破碎希望挽留主人的玩偶一样,他想道。

  John承认,自己从不明白Lucifer对他的感情,贪婪也罢,恶劣也罢,一切的一切,都是由他而生,由他而灭。

  看看现在,深情邀请他入地狱,喔——该死的Lucifer 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  John心头痒痒的,毫不犹豫的咬在了Lucifer的肩膀上,以发泄自己的愤怒。

  他也不在乎自己肩膀上散发出的血腥味,只顾着盯着John,这一个每年都能给他带来无尽惊喜的男人。

  他等了John太多年了。

  从他知晓这个男人的时候,他就开始寻找着他的踪迹,无论是他得知自己是Omega时候的沉默,还是他进酒吧的时候被Alpha的味道冲的直呛。

  Lucifer也是Alpha,他比所有人都贪婪着John。

  “No.”他冷静的回答John,用力的揉捏着他的臀部。

  过大的力道让John痛苦出声,他愤怒的瞪着Lucifer,不满的看见他得逞的笑容。  

  “Fuck you..Lucifer.”他颤抖的竖上一个中指,一口唾液狠狠的吐在了Lucifer的脸上。

  看着他突变的表情,John承认,他心情顿好。 

  “Is me..fuck you now.”

  Lucifer眯起眼睛,把John抱到床上一摔,整个人欺压上来。


——

#关注心心推荐转发就是对我文章最大的支持!!!感谢观看!!!爱你们muamuamua

#电影版长篇哦

亚当和夏娃(4)

——

  Hannibal的家总是给Will一种诡异的感觉,但模糊不清,总是抓不透。这让Will稍微有些抓狂。

  自从他到Hannibal家里之后,几乎,他所有的生活起居都是由男人一手搞定的,包含他的入睡。

  他们总是一起做事情,就像温馨的夫妇一样,总是一个人陪着另一个人一起做。

  Will也总是在男人的怀抱中入睡,在男人的怀里醒来。

  他不厌恶和这个人相处,不会排斥,甚至十分亲近——可能是因为男人是他的伴侣。

  但Will很快就否认了这一个想法,因为当他想起自己曾跟前男友同床的时候,他忍不住恶心了一番。

  他闻着男人身上的檀木香,心里一阵舒服。

  “Jack邀请了我出警。”“那你打算答应他吗?”Hannibal挑了挑眉,亲了亲Will的眉间。

  “我不知道怎么拒绝。但我很肯定,我不想去。”他抖擞了一下身体,猛的往Hannibal怀里钻去。

 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显然挑拨了Hannibal的心弦,他抱紧了Will,亲昵的亲吻了他的脸颊。

  “这件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决。但Will,我有一个请求。”“什么请求?”他抬起头对上Hannibal的眼睛,恍惚的问道。

  “这个先保密,做完事再要报酬不是吗。”他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,然后拂过Will微卷的头发绕到耳后。

  “你答应我么?”Will沉默了,他蹭了蹭Hannibal的胸膛,依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 Hannibal和他正坐在沙发上,原本用于长桌上摆放的食物被挪到了这里,只因Will的行动不便——而男人也一如既往的给他最高的享受。

  他一口一口的给Will喂着汤,宠溺的眼神与以前的冷漠(对于其他人来说)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 “我答应你。”半响之后,Will说道。

  Hannibal的笑意渐浓,就像狐狸得逞了一样。

  但毫无疑问的,他现在正站在一个猎人的立场上捕获到了一只受伤的猫鼬。但猎人并不打算杀掉这只猫鼬,他还要治疗它,培养它——让它成为自己的宠物。

  然后将每一只毒蛇,猎杀而尽。

  在男人的安抚下,Will很快就犯了困意,他迷迷糊糊的就这样依在男人怀里睡着。Hannibal用张毯子盖”住了Will的身体,在房间里穿好雨衣之后,他拿走了门口的伞,出了门。

  正值傍晚,Freddie看着窗外落下的夕阳,还有被照红的烧云,右眼皮莫名其妙的一挑。

  今天大多数职员都提早下了班,她就成功的成为了那个要加班的幸运儿。

  她快速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合上了电脑,享受着用于工作的最后一口咖啡。听见渐渐下起的小雨,她无奈的皱了皱眉,撇眼看了看伞桶里面所剩无几的几把破伞。

  “真是该死的倒霉..”她看着自己新买的没写几页的笔记本,想起之前在医院发生的事情,眼中的怒火燃烧的正旺。

  Freddie拿起算是比较完好的小雨伞打算去取车,却意外的发现车旁正站着一个打着黑伞的男人。

  真是个衣衫得体的男人。Freddie想到。

  他穿着透明的雨衣和雨鞋,里面则穿着标准的三件套。

  只要无视他是Hannibal的话,她兴许还会赞叹一声,然后若无旁人的开车离去。

  但Hannibal就站在那,眼睛死死的盯着她。

  Freddie试图冷静的接受直视Hannibal的眼睛,但她发现自己做不到,身体却又更加的颤抖。

  她手上没有枪,搏斗也打不过Hannibal——她也不知道男人此行的目的。

  男人只是像在病房的时候一样,一步一步的逼近她,把她逼死在车的旁边。

  她下意识想向路人求救,可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他们只会把自己当疯子看待。

  “我的Will告诉我,他不喜欢你们。”他一个箭步的逼近了Freddie,一把搂住了她。

  “我原本是想放你一条生路,作为我的计划的一部分。”他靠近Freddie的耳边,热浪在女人的耳边回荡。

  “但是我的Will告诉了我答案..你也确实成了阻碍我计划的一个..垃圾。”

  下一秒,他毫不犹豫的撕咬了女人的耳朵,手上拿着的小刀也捅向她的心脏。

  Freddie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最终的结局,Hannibal捂住了她的嘴,她无法叫喊,也无法行动。

  “Hi,Freddie.”他挖出了还在喷血的心脏,舔了舔嘴唇。

  鲜血的味道突然灌满了Hannibal的味觉,他感叹,他赞叹血液的芬芳和美妙!他几乎爱死这种感觉!在制造艺术的同时享受美味,这也是他必不可缺的癖好之一。

  “欢迎来到地狱。”他低声说道,在心脏上割开了一个十字架。

  他环视了这个尸体一眼,把她的脖子割开扩大之后,Hannibal把她的心脏放在了里面。

  等完成自己的艺术品之后,他没有取走任何一个部位。

  “乐色是不被需要的。”

  小雨渐渐的下大,也没人听见这只鸟儿的最后一声鸣叫。

——

#感谢观看!!!

#给观注爱心推荐转发的都是小天使muamuamua!!!!❤

我在地狱,永不腐朽(1)

——

【Bernstein1】

【Lu x Jo】

【ABO】

【硝香烟】

——

  该死的Lucifer。

  男人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,用手磋磨着自己脖子上的几斑痕迹。

  洛杉矶的冬天总是铲尽人的热情,但永远也无法铲除一个恶魔的兴致。

  男人瞥眼看着街边的一个Omega被几个Alpha拉到了车上带走,心里既然还难得的带上了几分同情。

  他隐隐约约的还记得打了抑制剂的时候,他对这种行为嗤之以鼻。

  那个该死的魔鬼。

  他总爱出现在自己身边添乱,好吧,也许是帮忙,是的,就是帮助。

  一种类似于贪婪的帮助。

  “Jonny Boy——”魔鬼总是爱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带着戏谑的语气和调戏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 John一直在使用的抑制剂却不巧的在Lucifer出现的日子里用光,而也不巧的商店紧闭了大门。

  他狠狠的踹了一脚铁锁之后,点了根烟在小巷里来回走动。

  “I'm not going to be stupid enough to get a man through this damn rut ——!”他最后决定道,顺势扔下吸了几口的香烟之后,一脚踩了下去。

  John几乎以跪扑的姿势下地,从口中微微传出的喘息让他意识到了事情发展的快速和严重性。

  “Shit!!”他想快速的跑离这个该死的地方—侯在小 的夜店门口等着发情的Omega的Alpha可不少。

  “Kitty, may I help you?”Alpha浓郁的信息素围绕他的鼻尖打转,他撑着墙尽力不让自己倒下来,但事实往往违背了他的想法。

  John无助的倒在了墙边,他所剩无几的意识只能浑浑浊浊的看看几个Alpha离他该死的越来越近,脸上的贪婪越发清晰。

  “I don't like the way you touched my Johnny Boy~”

  “Kiss the taste of this. He was supposed to belong to me. Now, die or fuck off?”

  贪婪的恶魔啊。

  John无力的抓挠着自己的手臂,希望自己尽量的保持清醒。

  盛满笑意的眼睛总是看着他,一个该死的穿着白西装绅士。  

  他挥手抱起John,John也无可选择的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脖子。 

  他放出自己浓郁的信息素,直冲得John呼吸加快。

  其他的Alpha恐慌的砸了咂嘴,快步的远离了他们。

  “..Fuck you,Lucifer.”

  “For you,Johnny Boy~”

  他裂开嘴巴的笑容让人惊骇不堪。


——

#关注还有心心推荐转发的都是天使快来给俺亲亲!!!muamuamuamuamua!!!

#这篇是长篇,是电影版的!

#感谢观看爱你们❤

无题小短文(虐向)

——

#相爱相杀

#拔杯

——

  Will看见躺在血泊中的尸体,整个人恍惚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 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因为当年他违叛了Hannibal,亲手结束了他和他之间的约定。

  他知道,那个魔鬼回来复仇了。

  就像现在这样,他不屑的看着Molly的尸体,手上的刀正流着刚刚割下的鲜血。就像看垃圾一样,他不觉得这个尸体有哪里值得他品尝的地方。

  男孩开始失声尖叫起来,他痛苦的抓挠着自己的头发,绝望和愤怒交织的眼神只剩下一潭死水。

  “Hannibal——!”他嘶吼的朝男人冲了过去,拿着手枪的手也止不住颤抖。

  “你舍得杀我吗?Will.”面对面前癫疯的男孩,他冷静的开口道。

  但Will没有打算回答他,他跑到Hannibal面前先给他腹部来了一拳之后,又用枪指着他的脑袋。

  粗喘的声音和躁动的身体充斥着Will,他现在只想杀了这个男人——他夺走了自己的归属。

  “I..I fucking..hate you!”他粗鲁的词汇让Hannibal皱了皱眉,刚刚腹部的疼痛已经逐渐减少,他反手扣压住Will拿枪的手,随即把他翻到在了地上。

  “Will.Graham.”男人把他的头扭向了Molly那边,Will对上了亡妻无神的眼睛,他开始呜咽起来。

  他恨Hannibal,是他给予了他一切,又夺走了他的一切。现在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,只有死亡可以给他带来安详之地。

  “为什么...为什么.....明明你知道..只要你不对我的家,我的家庭下手,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..”他闭上了眼睛,不敢再直视Molly的眼睛。

  “你要知道,我只想要一个专门属于我的“茶杯”,而不是其他人也拥有的。”

  他眼睛寒光一闪,用刀对准了Will的脖子。

  “既然已经粘满污秽。”

  “那我也是时候该清理了。”


——

#送给昨天第一个加群的小天使 @徐家的飒飒酱 的文章,之后的肉可能是他写的!

#给心心和评论推荐关注的都是俺的宝贝!!!!!给你们三千个亲亲!

#欢迎加群871427246

#出个活动..如果lof关注人数突破五十我就在群里投票选出最想看的拔杯的类型的文写(つД`)

狎哥 @電気狎狸 点的车

不知道会不会被封..

明天开始写今天加群的人点的文

一天一篇

最后两个小时多五分钟!!!

要粮快来

加一个写一个

进一个人我写一篇拔杯文

进几个我就写几篇

想要我写什么梗我就写什么

不怂,我圈小粉少(笑嘻嘻)

今晚十二点截止

亚当和夏娃(3)

——

  他现在并不知道什么是情绪。

  面前这个黝黑的男人以别样的眼神看着自己,而他身后还站着几名警官,倒是让Will开始猜测他自己的身份。

 “Will...”“Who are you?”Jack被Will的话语吓得一震,眼里写满了不相信。

  他最得力的助手忘记了他,这伤害不亚于他妻子离开了他。

  他虽然多多少少都会想过,在共情的时候是否会导致Will失去自己的本身,但Jack仍放手和要求男孩去做,无论是否痛苦,是否残忍。

  现在,他尝到苦头了。

  “你是谁?”男孩再一次询问道。

  “我是你的朋友,Jack,Jack.Crawford.”“我寻遍我记忆的每一个角落,我并没有看见你的存在,Mr.Crawford.”Will警戒的看着他,抓着被子的手越来越用力。

  “但如果你是为了羞辱我而来的话..你现在就可以开始这么做了。”他皱着眉头,合上了手上的书本,全神贯注的看着Jack。

  “我没有这个打算,Will.”他走到了Will的身边,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 他看Will的眼神越来越深沉,想的事情也越来越沉重。

  眼看着时间快要到中午了,他的可以看望Will的时间也越来越紧迫——Hannibal总爱在三餐的时候过来陪伴Will,上一次他的到来就遭到了Hannibal强烈的不满,并被他挡在了门外,见都见不到Will。

  可如果要Jack来说,那比起是不满,应该说是不愿意。

  “我没有这样的想法,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。”“我不是你朋友。”他再一次重复道。

  他看Jack的眼神越发诡异,让Jack琢磨不透。

 “那让我们重新开始。我是一名FBI的探长,而你是一名调查员。我曾邀请了你加入我的团队,因为你的能力可以帮到我们得到些许情报..”

  Will冷静的听着Jack讲述他和自己的“历史”,等他讲完之后,男孩毫不留情的请了他出去。

  Jack也哑口无言的离开了,他知道Will的愤怒是在自己把他当做工具一样利用,导致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
  他也知道,他也不后悔。

  Will重新闭上了眼睛,他进入了梦境里,沉睡了过去。

  这次他看见一只受了伤的小班雀倚在窗边,目光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,它鸣叫了一声,飞到男人手上的刀旁边,彻底割开了自己的伤口,悲痛的死亡了过去。

  这样的情景旧曾相识,但却让Will痛不欲生。

  他感到烈焰正燃烧着他的喉咙,干渴和痛苦是他唯一可以感受到的。

  Hannibal正如Jack所料一样,中午十二点准时的敲响了病房的门——但Will没有回应他。

  男人直接开了门走了进去,等他看见正在地上蜷伏着身体痛苦呻吟的时候,Hannibal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午餐,把Will抱了起来。

  “冷静下来,Will.”男孩颤抖着自己的身体,眼珠不断的翻动着,冷汗也不断的冒出。他没有敢睁开眼,混杂的声音和记忆让他几乎接近疯癫。

  “Will!”一个声音突然闯进他的世界里把他从黑暗里扯了出来,他害怕的抱住身边的发热体,温暖的感觉让他稍微冷静了些。

  看着男孩的反应,Hannibal紧张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,他本想告诉男孩他很快就可以出院,但眼下看这种情况,还是休息多几天好。

  在这几天,也要给他做心理治疗。Hannibal决定的想到。

  等Will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,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Hannibal坐在了自己的身边,他伸出了手抓住了Hannibal。

  “Will?”“Hum..你怎么在这?”“我已经忙完了。”“那你今天完成的可真快...我睡了多久?”

  Hannibal低头看了看时间,“大概六个小时左右。”

  “我..”“先吃晚餐?中午你也没有吃过什么东西。”Will点了点头,握住了Hannibal的手。

  “我想离开这。”Hannibal身体一怔,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,然后转过头来看着Will。

  渴求的眼神正带着希望看着他,他也无从拒绝。

  “我不认识他们,这种感觉给我太过陌生,也太过真实。”

  他摸了摸Will的头发,握紧了他的手。

  “我们明天就离开,去我家。”

  家总比医院好,至少不会遭到一些骚扰扰乱Will的情绪。

  Hannibal得承认,他心软了,因为Will的请求。

  还有Will在地上痛吟的时候,痛苦的感受简直传到了自己身上一样。

  想到这里,他恍惚了一下,也不知道是自己套住了Will,还是自己掉了进去。


——

#谢谢观看!!!!我爱你们!!!!!

#给心心和赞赞还有评论关注的都是天使!!!(爆哭)

亚当和夏娃(2)

——

在Will住院的日子里,Hannibal几乎每天都是结束了自己的私人活动之后,就赶往男孩的身边陪他。

两人也没什么话题,只是Will时不时会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问题,挑起了Hannibal谈论更多以往男孩忘记的事情。

Hannibal偶尔会抱抱Will以做保护,他也很乖巧的依顺了男人——比起在巴尔的摩州立犯罪精神医院的时候好多了。

但今天不一样。

那卷红发色的女人突现在几乎全白色的病房里,不得不说,她的发型和打扮都十分的刺眼。

“Oh..Mr.Lecter.”女人听到开门声之后立即转头,一脸笑容的看着他。

Hannibal微微皱了皱眉,手上提着的精美早晨也突然变得索然无味。

“Good Morning,Mrs.Lounds.”“你知道我想从你身上获取情报——”“那你也知道从我身上是得不到答案的。”他无视了Freddie激动的心情,直接坐在了病床上揉了揉Will有些凌乱的头发。

“她都问了你些什么?”“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,我根本一点都不记得。”Will下意识的往Hannibal身上靠去,被惊吓到的Freddie拿起笔就往本子里记了下来。

“我不希望你侵犯我病人的隐私,否则我只能请你从这里出去,Mrs.Lounds.”“哦,噢我知道了——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。”Freddie“承诺”道。

病的后遗症导致了Will的身体无力,Hannibal也只好每天喂着男孩吃东西。

以前觉得是不可理喻的东西,现在却变得异常享受。这是Hannibal没有想到的。

他的男孩眼睫毛下垂,一脸懒散的依在他的怀里,嚼着Hannibal给自己送上的早餐,暖暖的早餐也让Will饱为舒服。

至少比起刚刚那一乱盘的询问来说,这是一件好事。

“Will.” 男孩抬头看着他,眼中满是疑惑。

Hannibal用手抹去了残留在男孩嘴角上的食物,满意的收获了一个脸红的Will之后,才缓慢开口道:“很快你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“嗯..Mr.Lecter,我..”他抿了抿嘴,神情逐渐沉静了下来,但眼睛里不再是以前的恍惚无神,现在的他,可以让男人感受到他是一个真正的活人。

“谢谢你。”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他用食指轻轻的按住了Will的嘴唇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。

“叫我Hannibal.”

“Mr.Lecter..如果你不介意的话..我想继续问几个问题,向Mst..Mr...Graham。”她打断了他们的谈话,别扭的念出了Will的姓氏,听到这番话的Hannibal一下子就恢复了平时的态度,转身站了起来,以俯视的角度看着她。

“我介意。”他回答道。

“你在我治疗病人的时候打扰我,甚至还想用一些带有侮辱性的词汇对待我的病人。”

“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。”

Hannibal眼里寒光一闪而过,他一把搂住了Will,低身下来靠在Will的脖子旁边,闭上眼睛贪婪的吸取着他身上的气息。

男人再一次睁开了眼睛,眼中的戾气和愤怒丝毫没有消散,他松开了耳根微红的Will,一步一步的向Freddie。

女人下意识感觉到了危险,她往后退了好几步,直到Hannibal把她逼到了墙边。

但Hannibal只是对着她微笑,还顺手抽走了她手上的笔记本。

“我很高兴你在这里填写了你的个人信息还有其他人的...”他扫视着这个笔记本,最后轻轻合上,然后丝毫没有情理的在Freddie面前撕毁了它。

“嘿!这可是我的东西!我的私人财产!我的赚钱——““我给了你选择的机会。”Hannibal面对女人的怒吼之下,冷静的回答道。

紧接着,他把撕毁的笔记本往地上一撒,随后再次把目光转向Freddie。

“现在,离开这。你打扰到我和我的Will的谈话了。”他冷漠的指了指门口,看着Freddie吞声忍气的离开了之后,望着门口一直沉默着。

他一直都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,先不说她曾经让Abigail再度不信任Will,甚至恨他,伤害他。

还给自己的计划带来了极大的麻烦。

不出意外的话,他明天就可以在网上或者是报纸上看见Freddie的报道。

Hannibal不屑的扫了地上一眼,随即拨通了护士站的电话。

“请帮我拿一套簸箕过来,谢谢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他走回到Will身边,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
“我今晚再过来看你。”“好。”Will迷茫的看着他往自己头上亲了一口,等男人把笔记本的残骸扫掉离开之后,他下了床走到窗口前。

早晨的风轻轻的吹起了他松软的头发,他眯起眼睛看着刺眼的太阳。

Will脸上没有一丝笑意,回想起刚刚那个女人的举动,他低下了头。

“也许..她说的没错。”

“You are a master.”

女人的话带着温柔和讽刺,除此之外,男孩没有再感受到其他的情绪。


——

#感谢观看第二章呜呜呜

#看我的都是小天使给心心和推荐的都是大天使!!!!

#我不听你们都是天使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