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c.

谢谢你们看的文章我(爆哭),关注我的小天使我给你们五百二十个亲亲

【海蝙】蝴蝶效应

——
#海蝙(鱼猫组)(含超蝙)(狗猫组)
#醋梗
#微蝴蝶效应(起名废)
#在下真的很强的在暗示超蝙了(不你
——
  “就像只蝙蝠,我喜欢。”

  当海水扑面而来的时候,他爽快的说出这句话,带着调戏的神情看着Bruce。

  Arthur总是会在Bruce需要他的时候从水里出现,然后在把事情解决大部分之后快速的消失在荡漾的水波里。

  Burce也从来没有留下过他,虽然在联盟有事的时候他偶尔会过来瞅上两眼。

  除此之外,他都会待在冰岛的一个小镇上的酒吧里,喝上一杯威士忌,嘴里念叨着他的妻子。

  与此同时,Clark也在观察他。

  Clark偶尔会来蝙蝠洞里转上两圈,随便与Bruce谈上几个无关重要的事情,也会向Bruce抱怨他经常让他滚出哥谭的话语。

  在那时候,Bruce总会停下手里的工作支支吾吾的和他道歉——这一切都变了,从Clark重新活过来之后。

  “这个世界需要你。”他最后总结道。

  拜托,如果不是我你怎么会这么说?

  Clark无力反驳他的话语,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讨论过几百次了。Bruce还坚持着自己的观点——该死的,自己曾经说过世界不需要他。Clark懊恼的想着,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。

  “听着,我不是那种——恶劣的男人。”“Bruce!”

  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脸上的愤怒清晰可见。

  复活是他的,银行是他的,现在恐怕命也是他的。然而现在,他却还在为过去的事情赎罪。

  “好了Clark,我们也许不该再谈论这一件事了。”他瞥眼看着屏幕上突然出现的红点,快速的打断了Clark的思想。

  而且他们现在快冲昏脑的情绪,也不该谈论这一些让人血液沸腾的东西。

  他不甘心的嗫嚅了一声,离开之后满脑都是Bruce看着屏幕的样子。

  无奈还有不明显的皱眉。

  “我想阿福是时候给蝙蝠洞的水潭做点改造了——比如说,防鱼。”他被人紧紧的勒着脖子,稍微做了一次徒劳的挣扎。

  “但是我想,有一只猫一定会亲手抓破栏杆放我进来,迫不及待的那一种。”他伸手挠了挠Bruce的下巴,嘲笑的咧嘴。

  “我相信那只猫不是我。”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 他看着Bruce不满的表情嗤笑了起来,勒着他的脖子的手也放回了他的腰上。

  Arthur亲昵的蹭了蹭Bruce的脖子,接过他挑逗的眼神之后吻上了他的眉间。

  这个男人。

  他眯起了眼睛,手一遍又一遍的揉按着Bruce的皮肤,拉开绑索着脖子的领带之后,小口的咬了上去。

  被啃咬到吃痛的他撕扯着Arthur的头发,脖子后仰的姿势让刚刚受到侮辱的Arthur感到一阵愉快。

  “你这个——”“Bruce,你要知道,我可是一条食人鱼,连猫都爱吃。”他舔了舔自己几颗锋利的牙齿,看着蹙眉的他忍不住放开他开怀大笑。

  但是他眼底的火热从不掩饰。

  “我的猫——你知道你的盔甲破烂的时候,转身抚摸自己伤口的时候,隐忍的眼神和紧咬牙齿的时候,超人看你的眼神有多火辣吗。”“所以你也是。”他不屑的讥笑他,用手卷起耷拉在他胸前的几根毛发。

  “你吃醋了,Arthur。”得出结论的Bruce像只偷腥的猫一样,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
  “是的。”他大方的承认道。

  “我看你的眼神和超人一样火辣——我总会想他是不是和我一样体验过你的滋味,抚摸过你的身躯还有你那臀臂。”“Arthur。”他用手环上Arthur的脖子,小口的咬上他的下唇。

  “那是我要赎罪的人,他给过我光。”“即使他提出的代价是关系到你的肉体?”他沉稳的声音卷袭过Bruce的大脑。微微呼出的热气在Bruce面前环绕。

  他低下头眼眉颤抖,认命的点了点头。

  “我不允许你这么做——你可是我的猫!”他大声的嘶吼响彻整个蝙蝠洞,水潭里面的水卷起了层层波浪。

  “他可是超人,他不会那么做。”“他会。”

  Arthur的眼神越发晦暗,他抬起了Bruce的手献下一吻。

  “但你知道我爱的是谁。”“我不知道,我的猫。”

  “听说你可以和鱼说话。”他笑着坐在他大腿上,拨弄着自己湿漉的头发。

——
#好久之前写的,微ooc。

#希望大家喜欢(鞠躬)。

#混的都是冷cp圈系列

评论(9)

热度(1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