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c.

谢谢你们看的文章我(爆哭),关注我的小天使我给你们五百二十个亲亲

亚当与夏娃(1)

——

#拔杯

#失忆向

——

  “Noriu tave vesti, žingsnį į priekį, į tamsą ir įeiti į mano koplyčią。”

  “我想带领你,一步一步的,走入黑暗,走进我的礼堂。”

——

  我们本是一体,只不过上帝太过嫉妒我们,从而让我们变成两个个体。

  但上帝让我重新遇见了你,把你推到了我身边,我们重新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 我仅此感谢上帝一次,为了他所做的贡献。

  因为他,让我遇见了真正的你。

——

  他推开了大门,看着面前温情的对他微笑的男人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刀。

  男人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,而自己也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。

  哭泣声突然响起响彻着整个房间,浅金色头发的男人用手抓住了自己,在脸上盖上一吻之后,毫不犹豫的带动着刀捅向了自己的心脏。

  那一瞬间,鲜血灌满了整个视角,鲜血洗刷过后剩下的,也只有男人棕色眼睛里疲倦的微笑。

  悲愤和死亡的气息充斥着自己,他跪地尖叫,以前的记忆猛的涌上心头,脑子里充满了过往的美丽。

  在Jack打开大门的一瞬间,Will倒在了地上,而手正牵着躺在自己前面的男人的手,十指相扣。

  Jack匪夷所思的看了一眼,扯开了Will的手让身后的警官把他送去了医院。

  等Will睁开眼,刺眼的灯光照着他的时候,他恍惚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东西。

  “Will?”“Ye...I...”他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脑袋,心脏一瞬间的停顿还有无数涌出来的记忆,让他彻底痛吟出声。

  他疯狂的颤抖着身体,手脚也开始不由自主的乱动,被呼唤过来的医生连忙按住了他的手脚,试图用绳子把他捆绑起来。

  但乱动的身体扰乱了他们的工作,Jack站在一旁看着Will的举动,皱起了眉头。

  “他这是..病情发作?”“不太像是..但..”Will眼神中流露出的痛苦和呵斥都让Jack尽收眼底,在外等候的Hannibal听到了这么大的震动也走了进来。

  “你们这样只会让他更难受。”他推开了所有的医生,冷视了他们一眼。

   Hannibal双手握住了Will的肩膀,眼睛直直的盯着他。

  “Will,Will,看着我。”

  他对上了男人的眼睛,棕色的瞳色和自己混乱的记忆里是一模一样的。Will听话的冷静了下来,但他突然一把抱住了Hannibal,而一向沉着冷静的医生也被Will的这一个举动弄得不明不白。

  “My dear..?My Love...”他喃喃的说道,最后闭上了眼睛,在Hannibal无力的撑托中再度昏迷过去。

  Hannibal沉默的看向了Jack,又低头看着瘫在自己身上的男孩,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  “是这样的,先生,Mr.Graham可能因为某些原因造成了失忆..”“我想他头部应该没有遭受过重创?”“可能是后遗症..”医生拿着手上的报告,抬了抬自己的眼镜,皱起了眉头。

  “可我从来没听说过Hannibal和Will在交往?”“事实上,我也很意外。”Hannibal扭头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Will,说是这样,但脸上的表情却波澜不惊。

  “Jack,我想是你逼得他太紧了。”Jack挥手让医生离开留下他们三个的独处空间,沉默的看着Hannibal,也思考着他说的话。

  “他在最近的案子里出了问题,你不知道——而你造成的后果,是让我的病人病情更加严重。这是我绝不允许的。”他一下一下的摸着自己的下巴,冷淡的撇了Jack一眼。

  男人显然被自己的话和动作打动到了,他低着头沉默着不说话,眼睛里的后悔悄然消逝。Jack仿佛像一个牵线木偶,在该沉默的时候沉默,该说话时也说不出话。

  他要的也正是这种效果。

  正在两人沉默之际,Will带着一声低吟清醒了过来,也导致两人的目光全集中到了他身上。

  Will睁大了自己的眼睛,口中吭哧着想说些什么,但最后还是由Hannibal先开了口:“Will?”

  他一下子转头看着声音的主人,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。

  “我..我还以为你死了,我真的..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你离开了我..”他边说着边扯上了Hannibal的衣服,男人的身体给予了Will足够的安全感。

  男孩的眼睛带着泪水的看着他,但Hannibal仍沉默的看着他,即使眼中满是波澜。

  “你记得我是谁吗?Will?”“你是我最亲的人..是我的挚友..我的爱人..我的Ma...H...”一时忘记名字的男孩瞬间瞪大了眼睛,双手不由自主的开始挠着自己的头发,脸色突然苍白了许多。

  “是的。”他用手捏住Will的下巴,让他慌乱的眼神逐渐恢复平静。

  站在一旁的Jack听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答案。他从没想过Hannibal会愿意把这件麻烦事瘫在了自己的身上,更别说是接受Will。

  “我是你的,你的Hannibal,Hannibal.Lecter。”Hannibal一字一顿的说道,他捧起了Will的脸,往他嘴唇上轻轻的盖上一吻。

  Hannibal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冲动,他自己也很震惊,不亚于Jack的。

  只是他的脑子告诉他,他需要这么做去安抚男孩,他的男孩。

  这可以给到他足够的温暖。

  “Hannibal,你..”“给他足够的时间。”他把Will小心翼翼的放回了病床上。

  Will给他的惊喜总是变化多端的,虽然偶尔会变成惊吓。

  但这样的Will却深深的让他着迷,他自身拥有的魅力,是永恒的,独一无二的。

  “羊羔总是容易受伤的,不是吗?”

  他对着Jack一笑。


——

#来个长文试试吧...努力更新

#喜欢的点个比心呜呜呜我会努力更文的


评论(6)

热度(61)